首页 > 文学
我的第一个文学恩师
更新时间:2019-06-23 00:04:03 点击数:0 来源:乌兰察布百姓网

  现在我到沪东工人文化馆参加活动,当穿过左边由四根廊柱撑起的高高的拱门时,有一种穿进文学殿堂的感觉。

  年轻时在杨浦复兴岛的上海海洋渔业公司当船员,是个喜爱文学却全无才情的文青。上世纪70年代中期,参加了公司的一个写作小组。成立后的第一次活动,就是到东宫去参加赛诗会。一进场,但见头上拉着几排直直的绳子,绳子上垂下一张张大幅白纸,纸上用毛笔书写着一首首诗。当我在这些纸中,找到了我写的一首渔船船员战天斗海的民歌时,心中喜悦之情油然而生,我的诗也上去了。但现在看来,那是一首很幼稚,口号化的诗。

  就在这次赛诗会上,我认识了我心仪已久的罗达成老师,一个清癯的比我稍稍年长的诗人,当时他已从复兴岛上的中华造船厂调到《文汇版》副刊组。我们刚才在室外走廊的橱窗里,就看到贴着他与其他几位诗人如路鸿老师的诗。心里想,不知何时我的诗也能上橱窗,那该多好啊。

  罗老师这个从东宫走出来的中国作协会员,是我文学路上的第一个贵人。东宫认识后,我给他投了一首写海上捕鱼的20行的诗。隔了几个月,诗在《文汇报》上刊登出来了,当时报纸的习惯是在作者姓名前注明工作单位。诗歌发表后,我在渔业公司也被大家称为“小诗人”了。但每次被人称“小诗人”时,我的脸会发红发烫,因为这首20行的诗,只有2句是我的,其余18句都是罗老师帮我写的,故整首诗句子优美。我惭愧汗颜,这里面凝聚着罗老师的心血啊。

  诗的发表给了我很大的鼓励,我暗暗对自己说,要向罗老师学习。每逢报纸上有他的诗,我就会小心剪下来贴到本子上。后来罗老师把主要精力转到报告文学写作上了,我也开始学写散文了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那时我在外滩水产集团编企业报副刊。曾在九江路20路电车终点站碰到过罗老师,他勉励我好好写作。

  2003年,新东宫文创中心成立,我也参加了。名单上看到罗老师的名字,心里激动,此时他已是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家了。上世纪80年代,他的名作《中国的旋风》《少男少女的隐秘世界》《与大海签约》等,我都仔仔细细拜读过。谁知那天罗老师大概有事,没来,使我茫然若失。

  2009年,东宫文创中心活动,我在走廊上看到了新评出的杨浦十大文化名人的展览板,罗老师的大照片上榜了。罗老师的样子没多大的变化,只是额头上多了几条皱纹。

  2013年上海作协开会员大会,下午分组讨论时,我想罗老师也是我们散文组的,我要当面谢谢他,领我走上文学之路。孰料这次罗老师又没有来。

  在这里,我要向罗老师说一声:感恩,罗老师,我的文学启蒙老师!也要向东宫说一声:感恩,建宫已有61年的东宫,我们都是一批批从您这里走出来的!

上一篇:于细微处见真效果

下一篇:我的“文学梦”